河南省洛阳市的相关领导:何时能给翟利息一个说法?
19 浏览 0 回帖   
幸福斺给沵 发送消息

等级:团长

积分: 2560

发帖: 1280 篇

在线时长: 384 天

1 楼    2021/9/22 15:48:03
管理
河南省洛阳市的相关领导:何时能给翟利息一个说法?


  第一个问题:


  翟利息被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用“你是赖皮脸”骂完后,又被送进拘留所


  2021年5月27日上午,冤民翟利息在一栋居民楼的二楼平台上,诉说自己的案件问题。翟利息多次声明:今天不跳楼,请大家不要报警。不要浪费国家资源。同时,翟利息手里边还举着一张白色泡沫宣传牌,上面用红色记号笔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:我不跳楼,请大家不要报警,不要浪费国家资源。


 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牛振宇也来到了二楼平台,直接对翟利息说:“你不是口口声声要跳楼吗!你是个赖皮脸。


  翟利息在二楼平台全程大约30分钟左右。翟利息全程录有视频。


 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翠云路派出所报案称:翟利息辱骂法院和法官,造成众多群众围观,交通严重堵塞。翠云路派出所就把翟利息拘留十天。


  现场视频及证人证言,均可证实:骂人的是牛振宇。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报案的内容不存在。翟利息没有辱骂法院和法官,没有群众围观,交通通畅,没有堵塞。


  洛龙区人民政府在复议决定书中称:“你是赖皮脸”是牛振宇对翟利息的批评教育。


  第二个问题:


  洛龙区人民法院王忠民判后答疑:“事实我最清楚,该咋判我也最清楚,但是我不作主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法官。上面有审判长”


  王忠民是2016豫0311民初3264号案件的主审法官。此案是一个租赁合同纠纷案。原告是李粉灵。被告是翟利息。判决翟利息支付李粉灵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租金。翟利息感到非常的不合理,就要求主审法官王忠民进行判后答疑。翟利息问王忠民:“王法官,这个案子是你审的,事实你最清楚。你们这样的判决太不合理了。”王忠民回答:“事实我最清楚,该咋判我最清楚,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法官,我不做主。上面有审判长。”


  本案的审判长是焦洛川。但作为审判长,焦洛川并未参加庭审。只有王忠民一个法官在审案。


  本案的事实是:2014年9月10号,翟利息付给李粉灵半年的租金和钥匙押金,未签订租赁合同,租期为半年。11月14号、15号,该出租房的锁眼被堵,李粉灵的老公手持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棍,堵在该房屋的门口,暴力阻止翟利息开锁开门,目的是扣翟利息的货。


  翟利息多次报警,11月16号,经过民警刘建斌的调解,才得以打开房门,拉走了所有的货物,搬走了。此时距离房租到期还有四个月。李粉灵是违约方。


  李粉灵不但没有退还余下四个月租金和钥匙押金。并且在过了将近两年以后,捏造翟利息拒不腾房的事由,向翟利息追讨2015年和2016年的房租,诉至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。


  第三个问题:


 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主任郝丹丹,再审庭审后一个多月收取李粉灵伪造的证据,并且向翟利息隐瞒有新证据的事实


  2018豫03民再4号,郝丹丹为再审法官。再审期间,翟利息从未被告知本案有新证据。直到2021年8月份,翟利息从复印的卷宗里发现有一份2018年4月12日郝丹丹对李粉灵的询问笔录。从询问笔录可知,这份笔录是针对李粉灵提交的两个新证据制作的。这两个新证据是针对3月7日庭审中,翟利息提出的有关问题提交的,是真正的亡羊补牢,这对翟利息公平吗?


  两个新证据是:二郎庙村村委证明和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。二郎庙村村委证明,经过我的调查,证实都是李粉灵伪造的。信访事项不予受理通知书,信访事由一栏系李粉灵捏造的。郝丹丹从未组织案件当事人对两个新证据进行质证。


  本案事实是:翟利息于2014年9月10号付了半年房租,租下了李粉灵的房子作仓库,2014年11月14号至16号,李粉灵的老公手持直径20米厘米,一米多长的木棍。挡在该房屋门口不允许翟利息进入该房屋。为此翟利息多次报警,于2014年11月16号上午,经过民警刘建斌的主持调解,翟利息才得以搬离该房屋。


  郝丹丹认为翟利息违约,判决翟利息支付李粉灵自2015年3月11日至2016年11月4日的房屋占有使用费。


  第四个问题:


  洛龙区人民法院毛继光不给翟利息送达开庭传票及案件相关资料,缺席判决也不公平


  李粉灵于2020年3月27日向洛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法院判决翟利息向其支付2017年的租金。翟利息是被告。翟利息的电话号码就写在起诉状上,此案立案后,没有依法向翟利息送达起诉状副本等案件相关资,也没有给翟利息送达开庭传票。也没有打电话给翟利息确认送达地址。导致翟利息对此案情一无所知而缺席庭审,丧失了为自己辩护的机会。毛继光判决翟利息继续支付李粉灵2017年的租金。现事实已证明:毛继光的判决是错误的。


  从2014年至今,翟利息多次到洛龙区人民法院应诉,每一次都能按时参加,从未缺席。并且因为2018豫零03民再4号和2018豫03民再5号两个案子的执行错误,翟利息与洛龙区人民法院的联系从未中断过。并且本次诉讼立案前,洛龙区人民法院立案厅的厅长也曾与翟利息联系。种种事实证明,是可以轻松联系到翟利息的。


  第五个问题:


  洛龙区人民法院院长郭钟常:为什么不采信翟利息提交的证据?


  郭钟常是2021豫0311民初3705号案件的审判长。此案原告是李粉灵,继续向翟利息追讨2017年的租金。


  在本案的庭审中,翟利息提交了二个证据:1:2016豫0311民初3264号民事判决书。2:2016豫0311民初3264号民事审判庭审笔录。这两个证据可以证明:2016年11月4日,在洛龙区人民法院的庭审中,翟利息当着法官王忠民和书记员的面告知李粉灵,该房屋里已经没有属于她的任何东西了。早在2014年11月16日,郭钟常没有采信以上两个证据,判决翟利息继续支付李粉灵2017年的租金。


  第六个问题:


  洛阳市洛龙区人民法院非法拘禁翟利息


  2020年6月11日,王六艳打电话给翟利息,要翟利息到她那儿取执行回转款。翟利息连夜坐火车从南京赶到洛阳,于6月12号上午早早的到了王六艳的办公室。王六艳告诉翟利息只有2385元。原因是对方没有钱,无法再继续执行。要求翟利息必须在结案通知人员签字。翟利息不同意签字。此举惹恼了王六艳,立即叫来了几个法警把请求人按倒在地,背铐,推进法院的羁押室进行关押。午饭也不给吃,水也不给喝。也没给请求人送达诸如拘留证,羁押证之类的法律文书。


  一直把请求人关到下午下班后,又对请求人好言相劝,开着洛龙法院的公车把请求人送到新安县老家。


  当天夜里,请求人就睡不好觉。一闭上眼就做噩梦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情况越来越糟糕。出现了胸闷。头晕。恐惧。等全身不适症状,被确诊为:创伤后应激综合症


  第七个问题:


  洛龙分局李俊超认为买房看房的翟利息非法入侵马阳阳住宅,把翟利息送进拘留所


  2016年3月16日上午7时30分左右,翟利息到洛阳市宝龙广场二号楼1130号房屋看房,欲购买该房屋。翟利息先敲门,租客马阳阳开门,并邀请翟利息进屋看房。且在整个看房过程中,马阳一直陪同在翟利息的身旁。当走到壁柜处时,翟利息随手打开了壁柜门,欲看看壁柜的构造和材质。这时候马阳阳冲翟利息大声的吼起来:“你开壁柜门干什么?你是小偷吧,来踩点的吧”翟利息忙解释道:”我不动你的东西,我只是看看壁柜是啥样子的。马阳阳不依不饶。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翟利息拨打110报警。并对马阳阳说等警察到现场核实她是否小偷。马阳阳动手把翟利息推倒在门外的地上。后来警察就来了。双方都被带到了派出所。这就是事情的全过程


  洛龙分局做出了洛龙公治行罚决字(2016)013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。以翟利息无故拒绝离开马阳阳住宅为由,认定翟利息非法入侵马阳阳住宅。把翟利息送进拘留所,进行拘留。


  本案距今已经六年了。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直没有给翟利息送达。直到2021年7月15号,在翟利息多次信访之后,李俊超才把此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给翟利息。


  洛龙分局法制科对于拘留翟利息是如何审批的?


  第八个问题:


  下午五点钟,翟利息在洛龙分局派出所内遭围殴,无人管,处理治安案件用了七个半月, 这样的办案程序合法吗?


  实事与理由:


  丢2014年9月10号,我租了关林二郎庙村李粉灵家的一间房做仓库,2014年11月14号至15号之间,由于李粉灵的老公手持木棍暴力阻挠翟利息进入该房屋,为此翟利息多次拨打“110”报警。但始终未见民警到达现场。


  当天下午三点钟左右,翟利息接到了李粉灵的电话,约翟利息下午五点钟到派出所调解。当天下午4点40分左右,翟利息到了派出所一楼大厅,四周昏暗,似乎没有人。拍打派出所的门并大声喊叫:“有人吗?谁值班?”无人应声。翟利息顿感不好,扭头就往街上跑。还没跑几步,就被李粉玲和她的弟弟李利杰拦住,他们对翟利息是边骂边打。在他们对翟利息长达几十分钟的纠缠过程中,始终没有民警出现。打完以后,他们二人逃跑。翟利息又拨打110,民警才不得已出现。


  翟利息右膝盖中心韧带和前交叉韧带撕裂伤。在翟利息的强烈要求下,派出所带其做了伤情鉴定。如今,七年过去了,鉴定报告一直不肯给翟利息。仅以轻微伤把李利杰拘留5天。


  在2015年6月26日,翟利息突然被派出所抓走,拘留10天。原因是:2014年11月13日,打了李粉灵两个耳光。


  案发当时,翟利息就到了派出所。派出所并没有对打人之事立案调查。没有询问、做笔录。李粉灵也未做伤情鉴定。过了7个多时间,突然把翟利息拘留。这样的办案程序合法吗?洛龙分局法制科是如何审批的?


  第九个问题:


  洛阳市信访局插手涉法涉诉问题,处理问题有始无终,出尔反尔,合法合规吗?


  2021年6月3号,本来是到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反映问题的翟利息,被中院的牛振宇院长和吴磊厅长带领着,来到了洛阳市信访局。当时到场的领导很多。有洛阳市信访局的齐小伟局长、洛龙区政法委书记


  刘文、洛龙区信访局局长等,甚至连翟利息的发小,现任村长翟会子也来了。 大家众口一词,劝翟利息息诉息访,和解解决。最终,翟利息同意和解。


  同意和解后,翟利息改变了方向。把目的地从法院改成了信访局。天天往信访局跑。


  到了六月下旬,齐局长给出了结论:补偿40万。报销差旅费。除了在诉的案件外,其他问题,息诉息访。如果翟利息同意这个条件,就签协议。


  经过几天考虑,翟利息表示同意。可是,齐局长这边左推右拖。眼看又过了一个月,齐局长的说法又变了,意思是他之前说的不算了。


  2021年7月18日,翟利息接到老公的电话。说家里来了几个洛阳的领导,说要把她强制送到精神病院。老公坚决不同意。


  翟利息反映的问题都是涉法涉诉的问题。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》,本不属于信访受理的范围。翟利息从来也没有信访过。因此,以齐小伟为代表的洛阳市信访局插手翟利息的问题,这种行为合法合规吗?


  信访局局长齐小伟,给出的处理意见,代表的是洛阳市信访局的处理意见。有了处理意见却不落到实处,出尔反尔。这种行为合法合规吗?


  翟利息的问题已经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。希望相关部门领导能够早日重视问题,解决问题。翟利息的联系电话:13357701593。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本帖转自于微博,不负责法律后果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683452081507375?

帐号: 密码: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