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省汤原县景春村还我们公道(转)
12 浏览 0 回帖   
幸福斺给沵 发送消息

等级:团长

积分: 2560

发帖: 1280 篇

在线时长: 384 天

1 楼    2021/9/25 9:36:49
管理
1996年春天,我父亲贾玉仁在汤原县种子公司借了一台选种机,自己家用完之后,其他村民轮流借过去使用。1996年4月4日这天我父亲想把选种机还回去,就到我们村邻居柳杰家准备去拿回来,我父亲贾玉仁到了他家之后,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原因,他们家里几个人和我父亲发生了争吵,然后柳德军、柳杰、柳凤、尹喜、范祥滨等五人手持棍棒追打我父亲,我母亲和弟弟闻讯赶到后,我父亲已经头部受伤,两眼发直,并且我弟弟又继续受到殴打,头部被棍棒打伤。随后将二人送到县医院抢救,由于伤情过重,送医途中我父亲停止了呼吸。


  出事晚上我们报了警,殴打我父亲致死的五人被带到公安局。第二天柳杰、柳凤二人就被释放回家,其余三人在公安局待了十个月,相互推脱,都不承认谁打了使我父亲致命的一棒。后经公安司鉴定,我父亲致命一棒打在头部。送到检察院二次退回,认定不了,于10个月之后把嫌疑人释放了。后经我们家属找县政法委、县委书记、佳木斯市信访办、公安局、市委,又于1997年把三人弄到公安局拘留,几个月后还是认定不了谁打的,就第二次又放了,取保候审,后来公安局找到我家说先把人火化了,给五万元钱做医药费和丧葬费,并告知我们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,刑事这块后边再慢慢查。我们后面1998年、1999年、2000年等……多次去公安局咨询,每次都说在调查,有消息会通知我们。


  直到2019年4月中央巡查组到哈尔滨,我们写了一封信,打过电话后巡视组给汤原县公安局打了电话说让其办理这个案子。之前我家找过县委、县政府、纪检委都没人管。同年7月公安局找我们做了口供笔录,把柳家姐弟四人带到公安局两天审了一遍,这次柳凤、殷喜承认打了我父亲致命的一棒,他们姐妹几人也都承认知道是柳凤打我父亲头部的,当年撒谎都说不知道,包庇使案件办不下去。今年6月案子到法院,法院内部开庭说一审过了追诉时效期。我们不服上诉到佳木斯中院,经过三个多月没有结果,案子又退到汤原县法院,我们多次反映无果,无奈希望通过媒体报道得到相关部门重视处理,还我们公道。


  家属联系电话:19921511431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本帖转自于微博,不负责法律后果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x/m/show/id/2309404685060879025239?_wb_client_=1

帐号: 密码: 注册